数据来源: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司法部、国家统计局 制图:张丹峰   治政之要在于安民。我国平安建设的体制机制逐步完善,社会治理的整体水平稳步提升。在铺展一幅波澜壮阔的改革发展图景的同时,社会也更加平安...... Last article READ

  2月15日,大年初四。凌晨两点,广西钦州东站场内,邱永夏和工友覃晓峰正在对邕北高铁线道岔进行涂油保养。他们是钦州电务段钦州高铁信号车间的铁路信号工,两人曾是大学同班同学,春节期间刚巧在一起值班,共同守护旅客安全返程路。

  “就像汽车要适时保养一样,返程高峰行车密度变大,火车驶过道岔的频率变高,要加大检修保养力度。”邱永夏一边说,一边拎起红色油桶给道岔涂油。

  道岔是火车前进的“方向盘”,可以引导火车开往不同方向。铁路信号工们平时除了检修维护其零部件外,还要及时给道岔不同部位“喂”上营养均衡的“养生餐”——油。

  “晓峰,咱们给道岔‘上菜’吧。”邱永夏从209号道岔液压站的注油孔里拿出刻度尺,发现液压油不够后,与覃晓峰打趣道。道岔转向的动力由道岔液压系统提供,如果缺少液压油,道岔将没有足够的动力进行转向。他们一边给道岔液压站灌注红色的航空液压油,一边借着头灯的光从注油孔里拿出刻度尺查看油量。“液压油加多了有可能挤爆油管,所以油量一般要控制在七成左右。”邱永夏说。

  “信号楼,209号道岔来回动一次。”上完液压油后,邱永夏拿起对讲机向信号楼发出信号,请求检查道岔是否可以正常运行。

  确认道岔运行无误,邱永夏便提起一小铁桶污黑的机油,走到209号道岔尖轨旁,对着滑床板“呲呲呲”地刷了起来。很快,光滑的道岔滑床板就被一层浑浊的机油所覆盖。而他在给道岔表示杆动作滚轮涂抹时,又换成了清淡无色如同水一般的衣车油。

  “还有另一道‘菜’。”邱永夏拿着油枪将润滑黄油脂一点一点地粘在道岔齿轮、齿条块上,油脂能够长时间附着在杆件上,保证设备的润滑。

  邱永夏和覃晓峰调配的这道“道岔养生餐”,包含满足道岔转动动作所需的“碳水化合物”——液压油、机油,少量“脂肪”——黄油脂,以及微量“维生素”——衣车油。当天晚上,他们要给13组道岔近200个滑床板进行“养生餐”作业,需走上4公里的路程。 

 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