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关于印发〈广西壮族自治区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人员实施办法〉的通知》(桂人社发〔2011〕155号)规定和《广西壮族自治区专用通信局2021年度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有关考试安排,现将我局公开招聘工作...... Last article READ

  广西新闻www.guangxixinwen.cn11月16日电(余慧晶)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法院16日介绍,七星区人民法院22名员额法官近日在七星区教育局接受聘书,开始担任为期两年的法治副校长,与法治副校长聘任仪式同时进行的,还有对全辖区“四办一乡一场”的“家事审判与未成年人保护巾帼岗”授牌仪式。

  上述两项活动的实施,标志着一个以司法审判为中心,贯穿司法机关、政府部门、基层组织,围绕着家庭、学校和社区,全覆盖式的家庭及未成人、妇女司法保障体系基本成型。

桂林市七星区法院打造特色家事审判工作制度初纪实

  聘任仪式现场。七星区法院供图

  从观护弱势群体着手,落实延伸家事审判各项职能

  今年10月,七星区法院制定下发《关于加强化解家事纠纷暨未成年人审判方案》(下称《方案》),决定从全院32名员额法官中挑选出22名年富力强、业务素质过硬的中青年法官,派任至辖区公立中小学校担任法治副校长;随后,在该院分管家事及未成年人审判工作的唐小玲副院长倡议下,又设立“家事审判与未成年人保护巾帼岗”,由其本人担任“巾帼岗”队长,由富有涉未成年人、妇女纠纷、案件处置经验的女法官,和在其它各领域具有突出特长的女干警充任队员。

  据了解,以2017年首设家事审判庭为起点,七星区法院陆续设立了妇女儿童维权岗、婚姻调解委员会等组织机构,建立了反家暴联动机制、家事调查员制度、涉未案件工作协调机制等机制制度,加上本次启动的法治副校长和“巾帼岗”项目,该院着意推进以观护妇女儿童为着力点,落实家事审判及相关延伸职能的目的十分明显。

  司法牵起“小手”,守护从校园开始

  据七星区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统计,近年来,七星区内涉未成年人的各类案件高发,2019年至2021年,该院受理家事案件770件,其中与未成年人有关的涉及抚养权纠纷、遗产纠纷等案件多达292件;同期,该院受理的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共95件,主要为未成年人参与实施的寻衅滋事等团伙犯罪案件以及故意伤案件;另有数起校园欺凌、公共场所健康侵权等民事案件。

  学校常规法治教育不足,缺少专业教师,教学内容缺乏系统性和延续性,是造成未成年人法治意识淡薄、依法维权能力差的主要原因之一,辖区一所民办小学的副校长赵广雷表示,其所在学校每年都邀请一位退休检察官给师生上法律课,但仍然感到不能满足学校和师生的需求。“如果法院和检察院能多到学校来作一些未成年人保护法律制度的讲座就好了。”

  学校是未成年人法治意识启蒙的地方,中小学生是公民法治教育的关键,许多发生于校园中的侵害事件往往成为当事人一生的阴影,进而影响其形成健康的三观和良好的人际交往观念。

  去年5月,七星区法院调处了一起因校园欺凌引发的人身侵权纠纷,中学生李某在经历被四名女同学辱骂、殴打、拍摄羞辱视频等伤害行为后,出现应激障碍,从此无法正常上学并尝试自杀,四名欺凌者因恐惧学校的处罚和家长的责备,不愿承认事实,进一步加重了李某的心理障碍症状。法官在处理该案时着重考虑了中学生的心理弱点,从劝导侵害行为实施人入手,对当事人和家长分别进行教育式说服,最终使四名实施欺凌的学生及其家长醒悟过来,主动向李某赔礼道歉并自觉赔偿了各项经济损失21500元。

  今年10月12日和14日,七星区法院家事审判庭联合七星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办公室,共同在辖区内两所学校的两个行政班,开办了两场针对防治校园欺凌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知识讲授的普法小课堂,采用模拟情景剧、动画片、短视频等未成年人易于接受的形式,传递法治观念。

桂林市七星区法院打造特色家事审判工作制度初纪实

  “我知道了校园欺凌有肢体欺凌、语言欺凌和社交欺凌,我们可以通过报告老师和家长,报警或向检察院、法院举报来保护自己和同学。”来自七星区育才小学五年级某班的雷浩鑫同学第一次接触相关内容,便能流利地复述出校园欺凌的几种主要形态和自我保护的主要措施,专业人员主导的专业法育课堂效果显著。

  此次选派的22名法治副校长全部为在职的员额法官,大多拥有在一线办理过大量涉未案件的审判工作经验,其中一半以上多次参与过普法教学活动,按照七星区法院相关计划,法治副校长将与对口学校形成紧密合作关系,通过定期入校普法和随时响应机制,努力弥补学校常规法治教育力量不足的问题,帮助各中小学校推动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安全教育、校园欺凌综合防治、涉校纠纷前端排查调处,等各项涉及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依法治校的工作走向系统化、专业化和常态化。

  司法牵起“大手”,让女性帮助女性

  2019年5月,刘女士向七星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将已经跟随父亲生活四年的独生子的抚养权变更给自己,此举遭到孩子父亲的强烈反对,令人惊讶的是孩子本人也对这个要求百般抗拒。细问之下,原来孩子父亲常年忙于工作,对孩子采取“纵容式养育”,已经习惯了“爸爸随时让我玩游戏”的9岁儿童,面对会跟他讲规矩的母亲,顿感失去“自由”。然而表面上无拘无束的教育方针,已经给孩子带来了孤僻、懒散、注意力不集中等显著的心理和行为改变,相比之下,刘女士在离婚后的四年里始终坚持经常探望儿子、高质量的陪伴和耐心教育的表现,显然更适合涉案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法官综合考虑刘女士的经济状况后,果断作出裁判,将抚养权变更给了刘女士。

  像刘女士这样能够恰当地运用法律,维护自己和被监护人的合理权益的女性并不是多数,真实情况是,辖区内以女性为主体或侵害对象的案件数量,正在以一种不易察觉的速度上升。

  2019年,被移送公诉的涉及女性的犯罪案件为52件,2020年是54件,到2021年该数字已达到71件,而女性在土地所有权分配纠纷、家庭遗产纠纷、子女抚养权纠纷、婚恋纠纷等民商事案件中,也明显处于弱势地位。

  “与区内女性越来越强的经济实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们在社会、家庭、工作中遭受的歧视和女性本身停滞不前的法律意识。”七星区法院家事审判庭一位法官如实说道。基于这种现实,该院成立了以女法官、女干警为主体的“家事审判与未成年人保护巾帼岗”,通过充分调动和发挥“她力量”,实现让女性帮助女性的目标。

  提到倡议组建“巾帼岗”的初衷,七星区法院副院长唐小玲解释道:“基于传统社会的刻板印象和女性的生、心理特点,男性司法人员在处理涉及女性和家庭的相关纠纷时,常常出现沟通不顺畅、矛盾化解不彻底的情况,而女性司法人员由于相同的性别和相近的生活经验,更容易受到女性当事人的信任,这有利于帮助她们在更加放松的情绪下理性面对和解决问题。”

  女性在面对侵害自己或其家庭、子女权益的行为时,往往因为自身力量的孱弱要么一味容忍、要么突然爆发,在容忍和爆发之间她们缺少一段缓冲,让她们可以变道,可以刹车。“法律援助就是很好的缓冲带,而把法律援助与女性联系起来的坚实桥梁,就是基层群众组织。”唐小玲说道。

  《方案》指出,要发挥基层组织便民性、亲和性、低耗性的优点,进行有针对性的诉前调解,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小、化解在早、化解在萌芽状态。通过“巾帼岗”的通用标识可以察知,该项目的工作方式是借助街道、社区深入家庭的工作模式,以女性为重点,采取审判、执行、教育一体化综合手段,帮助辖区女性提升自身法律素质,为她们处理矛盾纠纷提供更多思路和底气。

  七星区法院院长杨川在聘任暨授牌仪式上表示,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妇女儿童是家庭的重要组成,从源头预防和减少从家庭内部发生的不和谐因素,就一定要做好女性和未成年人司法保障工作,法院以家事审判庭和全院优势司法资源为依托,为学校和基层组织提供专业技术和专业团队,共同构建面向家庭和全社会的周全支撑,为平安桂林、法治桂林的创建贡献出“七星模式”。(完)

  广西新闻www.guangxixinwen.cn11月16日电(韦 轩)“你小孩在广州鹏辉能源上班,月工资在5500元左右,公司包吃住……”近日,广西百色市凌云县沙里瑶族乡弄谷村弄谷屯村民罗昌勤的......Next article READ